【江喻江】日久生情

一发完结,是甜的。

基友@绿鸡 问我你没有CP洁癖的吗啥都开。 

我说站ALL喻的根本不知道CP洁癖是什么

这一篇要把我榨干了我跟你们说

@默尘 你的点文吃我安利。@宸渲 我稿子看我机智的。

觉得像江副和喻队两人谈恋爱只有日久生情合适


[1]


——恭喜。


在庆祝轮回夺冠的庆功宴上,江波涛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通讯录没有备注,也没有署名,江波涛却只瞄了一眼那个发件人号码就了然了一切。


他的号码其实不好记,只是曾经刻意去记过,就像小时候背过的唐诗,时过境迁,还是能准确背出一字不落。


喻文州。刚刚结束的决赛被轮回打败的亚军队蓝雨的队长,说更近点,就是江波涛刚分手的前男友。


那个人在对江波涛提出分手后将自己的号码从江波涛的通讯录里删除了,毫不犹豫。


“以后就别联系了吧。”这是喻文州的原话。


 江波涛觉得这人有时候真理智,不仅说不爱就不爱,还要将自己的一切在别人的世界里抹杀的干干净净。


  不留痕迹。


  “江?”见江波涛可能有些失神,周泽楷看了一眼江波涛还亮着的手机,有些疑惑。


  “喻文州。”江波涛拿起手机在周泽楷眼前晃了晃,低下头开始打字。


  ——谢谢喻队了,蓝雨发挥其实很棒,我们不过是运气罢了。


  运气?不过是客套话罢了。江波涛是不会承认轮回实力比蓝雨差的。


  打完比赛的场面话,谁不会说啊。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没有说话。江波涛知道周泽楷有些担心自己,毕竟在喻文州跟自己提出分手的时候,周泽楷也在场。


  那边没有回复,毕竟场面话说两句也就成了,虚情假意的夸赞对方队伍的好与贬低自己是江波涛从来不擅长的。


  江波涛突然有种无力感,无论是现实中对着喻文州,还是短信里与喻文州的客套,亦或者是赛场上无浪对上索克萨尔。


  手残是硬伤没错,可单挑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有节奏释放的法阵使无浪动弹不得,被术士囚禁在小小的法阵中。


  被圈住的哪里是无浪啊。


  分明是他江波涛。



  还记得喻文州跟江波涛告白那天,S市下起了毛毛雨。江波涛和喻文州都没带伞,相视而苦笑于是拉着对方跑进了一家咖啡馆。


  其实江波涛自己也没意识到,握着喻文州的手跑进咖啡馆时自己的心跳跳的是堪比叶修爆发手速的,他却没有在意,也许是雨滴的缘故吧,他这样想着,坏天气加上迈开步子跑步,心跳是会快一点的。


  然后雨就这么下大了,淅淅沥沥的,江波涛原本还指望就呆一会,可是看到身旁的喻文州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再看看咖啡馆老板的眼神。


  好吧,就呆一会。


  这一会就待了好久,喻文州的头发被雨水微微打湿,身上的衬衫被雨水打成了深色,江波涛将身上的外套脱下,递给喻文州。


  “喻队你先穿着吧,别着凉了。”


   喻文州没有推辞,将外套披在身上,棕色的外套上沾染着的江波涛的体温还未消散,就与喻文州自己本身的融合,交融,而不消散。


  隔着玻璃望着外面因为躲雨而四处逃窜的人笑着:“幸好我们跑得快。”

  

  是啊,幸好我们跑得快。

  从江波涛这个角度看过去,喻文州的发丝因为被打湿而服服帖帖的印在耳旁,咖啡馆为恋人营造的气氛暖光微微斜打过来,给喻文州整个人都添了另一分柔和。

  等到江波涛回过神来,他发现他已经稍稍起身,指尖撩起喻文州的发丝放在耳后。这个动作暧昧至极,他清楚,可在指腹触及到喻文州耳廓时跟碰倒火一样收回了手,有阵发烫的酥麻从指尖顺延到心脏,久久挥之不去。


  喻文州的发丝又掉了下来。


  然后他看见喻文州转过头,眼睛中好像多了些什么,嘴角微勾轻笑出声,自己却将自己的发丝放在耳后。


  动作优雅且一气呵成。


  妈呀真美。


  这是江波涛心中回荡的四个字,虽然不知道美这个字适不适合眼前的人,江波涛想,要是喻文州有周泽楷那样的脸,那就得天下大乱了。


  江波涛觉得自己有些窘迫,没有抬头,收回来的那只手染指到喻文州的体温后就开始发烫,一圈一圈地向自己身体内部扩散,无意中在他的心悸里掀起一层又一层平静的波纹。


  像极了喻文州撩自己发丝的动作。


  优雅而扣人心弦。


  江波涛立了立领子,企图挡住有些发红趋势的耳根。


  “先生,您的咖啡。”


  喻文州道了声谢,将江波涛点得那一份咖啡推到江波涛面前,抿了一口自己的,可能是因为有些苦而微微皱眉,随后拿起一旁的镊子夹起一块方糖,动作轻柔的放入浓醇的黑咖啡中,江波涛就这么看着那块方方正正的糖被夹起,从最正中被投下。


  “啵。”


  江波涛觉得被投下的那个是自己瞬间空了一块的心。


  纯白的方糖落入湖面,在平静的湖面上荡起一层层的波纹——像极了自己现在的心境。


  江波涛否认不了。


  那块方糖被投进去后,从边角开始溶解,被喻文州手上的勺子轻轻搅拌,开始揉杂进苦涩,黑色的咖啡从四面八方穿过间隙涌进方糖深处。


  分裂,分化,溶解。


  最后变成一个泡泡,在浓醇的咖啡面上“啵”的一下,破了。


  然而江波涛觉得自己的心也冒出了一个小小的泡泡,在喻文州的手指伸过来帮他理了理领子,然后又不小心擦过自己发红的耳根时。


  “啵。”


  泡泡破了。


  像是小心翼翼的亲吻,又舍不得离开的声音。


 江波涛提醒自己要冷静,因为他面前坐着的是公认的心脏,江波涛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谨慎,却差点因为眼前的喻文州而全盘崩溃,越来越烫的耳根在无不时时刻刻提醒他这个事实。


 这是……蓝雨的新战术?


 诱敌深入,欲擒故纵?还是深入诱敌入虎穴抢虎子?


 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拿勺子搅合着杯子里的咖啡,方糖已经全部溶解完毕,漏网的小颗粒也被银色的小勺子充分带到液体各处。咖啡因搅拌而形成小小的漩涡,一圈一圈的带着糖分向里旋转,据说这样能使咖啡更顺滑。


 喻文州没有见过这样的江波涛,即使是初次见面对方也应对自如,可今天的江波涛就像是战术被意外打乱的错愕和多年来积累的经验致使的镇定。


  那么,他从不介意多打乱一点。


  以错误引导错误,是他喻文州最擅长的。


  “江副队。”


  他看见江波涛微微抬头,发丝被一旁的风扇吹得乱乱的一点美感都没了,却恰好的遮住了江波涛的双眼。


  “我喜欢你。”


  窗外雨声被刻意的放大,打在身旁的玻璃窗前,然后顺着玻璃慢慢滑下,顺着一条未知的小路,滑到喻文州的心里。 


  下坠落了底。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江波涛的,喻文州也不知道,一个未知的秘密被埋进湿润的心脏,随着眼前江波涛的一举一动而生根发芽,种子的生命力总是茂盛的,长长的根系慢慢缠绕住喻文州整个心房,逐一攻破它认为最薄的屏障,往堪称荣耀最平静的心湖中投下了小小的一颗石子,然后掀起了涟漪,一圈又一圈。


  江波涛。


  “扑通。”


  “扑通。”


  “扑通。”


  

  “喻队,你……是认真的?”


  “认真的,江波涛,我喜欢你。”


  “可我们明明还没有熟到可以……”


  “一见钟情。”


  “江副队,我清楚我自己在干什么。”


 “我可能没有这么喜欢你。”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可以走,日久生情。”


  江波涛手上的勺子落在了地上,发出“哐当”的一声轻响,欲盖弥彰心中破开的口子发出的声音。


“江副队,你真的不想和轮回未来的敌人谈场日久生情的恋爱?”


   日久生情?


 不可否认,江波涛喜欢这四个字,轰轰烈烈谈场恋爱,对于江波涛来讲,太累。轮回那边太多事需要他应付,回到家如果还真有一个“死了都要爱。”的女朋友央求浪漫与其他,江波涛觉得自己一定会崩溃的。


  平平淡淡就好,日久生情就好。


  跟轮回未来的敌人谈场平淡的恋爱?


  江波涛夹起一块方糖,放入杯中。


“好。”


  听起来,好像还不错?


  蓝雨队长和轮回副队长谈恋爱了。


  黄少天说我早看这俩不对劲了,全明星赛时也眉来眼去的。江波涛想说你胡说啥,全明星的时候蓝雨和轮回哪有坐在一起。


  喻文州只是笑,自己在全明星赛的时候是有偷偷看他侧脸啊,真话从来不用反驳。


  喻文州带着江波涛走遍了他认为G市最好吃的粥店与茶市。江波涛不喜欢葱花,可喻文州喝粥的时候总喜欢放点葱花,有葱花的粥江波涛不愿碰,喻文州就自己吃一勺然后扣住江波涛后脑勺吻住江波涛的嘴唇将粥渡给了他,江波涛好死不死的将粥吞下去后才后知后觉发现里面根本没有葱花。


  喻文州不喜欢加胡椒粉,恰巧江波涛也不喜欢,可江波涛总是在喻文州霸道用嘴喂他粥的时候凭借手速优势往喻文州的粥里撒一堆的胡椒粉,然后看喻文州尝到胡椒粉的味道时不经意的皱眉然后哈哈大笑。


  虽然最后那堆有胡椒粉的粥都被喻文州用嘴喂给了江波涛。


  黄少天有一次嚷嚷着也要吃粥,结果被喻文州和江波涛闪的肚子都饱了,没吃几口把粥推给喻文州说队长你吃吧我吃不下了,拍拍屁股找郑轩玩去了。


  喻文州认命似的把黄少天那半碗粥拉到自己面前,拿着黄少天吃过的勺子舀起一勺粥就往嘴里送,却被江波涛拦了下来。


“他吃过。”


“我知道。”


  举着的勺子没有放下的迹象,江波涛微微皱眉,说不出是哪里不悦,只是从心底暗暗涌出的不舒服,顺着血管扩散至全身,汇聚到拦下勺子的指尖。


  不舒服,至少不算很舒服。


  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亲密到这种地步了?


  江波涛轻咬下唇,稍一用力有些疼痛,嘴唇旁边的皮肤很薄,牙齿微微用力竟咬破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开始在江波涛口腔中弥漫开来。


  不舒服,说不出是哪里不舒服,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把跳动的心狠狠拽住,口腔被咬破的伤口,血珠随着快窒息的心跳一点一点渗透出来。


  痛觉在加倍放大,而江波涛觉得似乎全身力气都要被抽去。


  是吃醋吗?这种被刻意放大的酸涩,是江波涛没有尝试过的新奇感觉。


“会间接接吻,你和他。”


   江波涛觉得自己简直周泽楷附身了于是干脆行动代替了言语,将勺子拿了下来,还有一勺粥的勺子被放在碟子一旁,用自己的勺子从里面舀起一勺粥送到喻文州嘴旁,稍稍触碰到嘴唇。

   有点烫,烫的离谱。


“里面放了点胡椒粉,可以吗?”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这些。”喻文州只是笑,安安静静地将江波涛递来的粥吃了,喉结滚动吞了下去,干脆等着下一勺。


“毕竟,你也许没有这么喜欢我。”


“不是这样的。”江波涛又舀了一勺,这次却是放入自己口中。


“喻文州,我喜欢你。”


“我在意啊,在意黄少天能和你这么亲密。”


“我喜欢你,喻文州,我喜欢你。”

   我怎么会不在意呢。

    怎么会呢。


  一个浅浅的吻,不带任何情欲。蜻蜓点水般掠过,喻文州似乎尝到了江波涛口中淡淡的血腥味。

    与淡淡的胡椒粉和他自己的味道。


  “我可能没有这么喜欢你。”这是江波涛原来的原话。


“没关系,我喜欢你,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日久生情。”这是喻文州的回答。


“喻文州,我喜欢你。”这是江波涛现在说的话。


  日久生情。


 

  喻文州和江波涛提出分手的时候,周泽楷也在场,这么巧,G市下起了绵绵的密密麻麻的细雨,像极了告白那一天,淅淅沥沥的。


  一根一根的雨丝如同针扎一样刺进了江波涛的心房。

  

  “江副队,我们,分手吧。最近事情挺多的,蓝雨也要和轮回在决赛上碰见,我们避避嫌好,别给记者落下了话柄。”

    客套话。

    江波涛清楚,虚情假意的客套话也是他喻文州擅长的。

    江副队,而不是江波涛。

    江波涛不懂,喻文州真的是因为事多吗?

    事多你还能跟我谈恋爱?


    喻文州真是因为蓝雨要和轮回对上时人家说自己和他的闲话?

    黄少天被闪瞎这事全联盟都知道了,喻文州也没说啥,喻文州会怕闲话这种东西么。江波涛不信。


   想要和未来的敌人谈场平平淡淡日久生情的恋爱的人不是他喻文州吗?


   江波涛没说话,可全身的毛孔仿佛都在喧闹叫嚷与质问。他知道喻文州等着他的答复,也知道一旁的周泽楷有些担心他。

  

  “好。”江波涛笑了,低低的声音在三个人之间回荡。


    喻文州,不爱就不爱了,堂而皇之找什么下三滥破烂借口。


     江波涛拉着周泽楷走过喻文州身边时,他听见喻文州在笑。


    跟许多影视剧的结局一样,有一滴又一滴的水珠在擦肩而过时砸在了地板上,飞溅成花。

    定格,画面开始旋转。

    像极了喻文州跟他告白时内心的萌动。


 “啵。”与“扑通。”


  “扑通。”


   喻文州,我们,就此别过。


“等一下。”他听见喻文州叫住了自己。“麻烦手机借我一下。”


 江波涛以为是挽留,却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喻文州将自己的号码从自己手机中删掉,所有短信也一并删除。


  哀莫大过于心死。


  江波涛还以为喻文州叫住他,是说我开个玩笑,对不起。

  江波涛还以为喻文州叫住他是为了复合。 

  江波涛以为。只是以为。

  如果是这样子,江波涛觉得自己一定会回到喻文州身边。

   使他将自己伤的体无完肤,自己也一定会回去。

   可喻文州没有。


   是自己第一眼就看错,那个心脏坐在自己对面没有好好揣摩,让自己深陷其中却不知对方底细。

   怪得了谁?


“以后就别联系了吧。”


  喻文州把手机还给他,然后擦肩而过。

  没有回头。

  潇洒的反而是你,喻文州。

  我是该庆幸还是该欣喜,你弃我而去。



[2]


   被喻文州圈住的哪里是无浪啊,分明是他江波涛。


   周泽楷发现江波涛有些不对劲,哦不,是非常不对劲。江波涛有时在食堂吃饭吃着吃着就会让孙翔帮忙拿一盘葱花往自己嘴里倒然后跑到一旁去吐。


  如果周泽楷没记错的话,江波涛是不喜欢吃葱花的吧。


  于是周队长很负责任的制止了江波涛类似于自虐的行为,拉进小黑屋谈了谈人生,不过因为周队长语言上有点广为人知的……障碍,所以最终谈人生还是化为了大眼瞪小眼的江波涛读心术。


“我是不喜欢吃葱花,可喻文州喜欢。”


  在外面偷听的孙翔好像get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周泽楷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


——何必呢。


这是周泽楷后来给喻文州和江波涛群发的一条短信。



喻文州还是没有回复,江波涛把手机放好又重新加入了庆功宴,客套话而已,客套多了,也不知道怎么接手。


江波涛回过头,发现周泽楷依旧看着他,眼神中还有隐隐担心。


“我没事,你放心吧。”江波涛对着周泽楷笑了笑,举起了酒杯:“祝贺你,我们,和轮回。”


江波涛和喻文州都没有回复周泽楷,一个是不知道怎么回复,一个是刻意回避。


然而周泽楷早已看穿了一切,有一天周泽楷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电话那头黄少天跟疯了一样。

  “啊啊啊周泽楷江波涛的电话打不通啊,我跟你说我们队长不吃葱花了啊,改灌胡椒粉了啊灌的眼泪都出来了救命啊,会死人的。”


死就死吧,周泽楷甚至有些恶毒的这么想着。


欠江波涛的眼泪,还需要胡椒粉才能呛出来?


周泽楷不懂,既然爱的这么疯狂,又怎么舍得这么决绝的说出分手。


他最终没有把这件事跟江波涛说,如今想起来,还不如早说。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没有开口。


江波涛醉了,职业选手难得醉一次,好在江波涛酒品不错没有耍酒疯的爱好,只有周泽楷送他到家时他停了下来,似乎很清醒,又似乎醉的厉害。


周泽楷以为他要吐,手忙脚乱的找袋子,却看见江波涛掏出了手机,在通话界面上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


没有显示备注,对于周泽楷来讲,号码是陌生的。


电话通了,那边却久久没有声响。


江波涛把电话按在自己的心房。


“扑通。”


“扑通。”


“扑通。”


一下又一下,在寂静的夜晚竟然显得如此清晰与决绝。



“扑通。”


“扑通。”


那个人的心跳声清晰地传入自己的耳朵里,喻文州清楚自己的心跳几乎要与那人的完全重合。

喻文州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心跳的声音很沉重,一下又一下。


江波涛。


他的名字沉重的与自己的心跳无差,喻文州抬起手,想掐断这长长的沉重的通话。

“喻文州,我喜欢你。”


掐断通话键的手指僵在空中,似乎带着哭腔的沙哑声音清晰地砸在喻文州的心房。


“喻文州,我喜欢你。”


“喻文州,我喜欢你。”


“江副队。”喻文州笑:“轮回的庆功宴开到很晚吧,是喝多了吧,你醉了,醉的还不轻。”


“我没醉……我没……”


通话被掐断了,不是江波涛掐的。周泽楷就这么看着江波涛瞬间站定身子僵直,然后手机怔怔的从手中滑落,摔了个五马分尸。


周泽楷突然有些恨喻文州,这么狼狈的挂断,到底是想掩饰什么,不安?还是其他?


然后江波涛吐了,吐的时候眼眶湿润了,泪珠和珠子一样大把大把的落在江波涛的呕吐物上。


其实江波涛和喻文州都一样,都需要外物的刺激才肯让自己哭出来。

既然都不承认自己爱对方,当初谈什么狗屁日久生情。


周泽楷清楚,江波涛把什么都吐出来了,吐得一干二净,无论是吃的,喝的,还是依旧眷恋着的葱花。


喻文州,你是怎做到如此狠心。


——你不是喜欢周泽楷?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发现自己手机上多了这样一条短信,署名喻文州,周泽楷觉得有些好笑,分手了还关心人家喜欢谁,这不是有病是什么,本想回复一个省略号就完事一了百了。


可是想了想还是递给了江波涛。


“你他妈才喜欢周泽楷呢,你全家都他妈喜欢周泽楷!”


还未完全醒酒的江波涛拿着周泽楷手机爆着手速打出这么一句话还吼了出来然后似乎用尽全力把周泽楷手机扔到墙角。


  周泽楷手机,卒。

  

  周泽楷更恨喻文州了。


  “酒醒了?”


  江波涛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诶?


 “队长我错了酒真的还没醒你等着我给你买一个新的。”


  周泽楷没有说话,却是叹了口气。


  ——你要喜欢,就去追吧。


  周泽楷在纸上写了这么几个字,递给江波涛。


——说实话不怎么喜欢喻文州,可是也不忍看你这般作践自己。


——喻文州其实挺好的,至少他爱你。


受欺负了就死心吧,飞蛾扑火不是轮回人喜欢干的事,轮回永远是你的娘家。

 


 

——G市。


——我不喜欢周泽楷,我全家也不喜欢周泽楷。

   我喜欢你,江波涛。


  “短信未送达。”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下面为您启用来电管家服务,请在滴一声后留言。”


喻文州有些烦躁,当然他没有这么强烈的表现出“我很烦”之类特别明显的信息,可被重重砸在桌上的手机暴露了一切。


——你才喜欢周泽楷,你全家都喜欢周泽楷。


接着他那一句“你不是喜欢周泽楷?”发过来的信息,发信人是周泽楷,可喻文州清楚,这句话出自江波涛的手笔。


喻文州突然想笑,却又在看到“发送失败”几个红字后苦了脸。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手机双双关机,喻文州的眼神暗了暗,又看向那并未发送成功的短信。


——我不喜欢周泽楷,我全家也不喜欢周泽楷。

       我喜欢你,江波涛。


喻文州决定不再跟手机斗气,起身去了洗手间。


怕什么,大不了重头再来。


来日方长。


黄少天抱着一叠东西准备去里面跟郑轩好好讨论讨论战术,结果被在门口的人堵了个正着。


“哎哟喂这谁啊,谁敢在蓝雨堵我剑圣大大的路,要死啊要死啊,我的妈江波……”


最后一个字被江波涛用手指在黄少天嘴唇上比了个“嘘”的手势。


尚在编辑界面的短信上多了一行字。


——我喜欢周泽楷,我妈也挺喜欢他的,小周是一名很好的队长,全联盟应该都很喜欢他,包括你,


   可我爱你。喻文州。


江波涛江波涛江波涛。


喻文州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如发了疯般的在蓝雨俱乐部里寻找。


郑轩被队长吓的不清暗搓搓要不把江副队其实把黄少拖去广播室这件事偷偷告诉队长。


喻文州没有如愿找到江波涛的身影,也没有看见黄少天的。


可我知道你一定就在这里。


你一定还在这里。


头顶上传来一阵嘈杂而絮絮叨叨的声音,有人进入了蓝雨多年未用的广播室。


“我还在这里,喻文州。”


似乎是一阵轻笑,然后是江波涛熟悉而平静的嗓音。


“喻文州,我爱你。”


“也许你没有这么爱我,没关系,我爱你就够了。”


“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可以走,日久生情就好了。”


日久生情,又是日久生情。


“喻文州,我爱你。”


身后真实的嗓音与头顶上的声音重合,喻文州没有回头,身后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


你还在这里,就好了。


“你愿意,同我从头来过,日久生情,与蓝雨的敌人谈一场平平淡淡的恋爱么?”


“我愿意。”


幸好,你还在这里。


手被人握住了,熟悉的体温带着冰凉的嘴唇掠夺着喻文州嘴里的空气。


“江波涛。”


“嗯?”


“我爱你。”


我曾想与你许诺一生一世,日久生情。


只怕你不会相信山盟海誓的虚幻,然后弃我而去。


“文州?”


“嗯?”


“我就叫叫你。”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真正的日久生情,是不需要山盟海誓来维系的。


只要你还在,我还在。


就敢和你日久生情,一生一世。


把你的心与我的心按在一起,渐渐重合。


“扑通。”


“扑通。”


---FIN---







3] 论分手的原因 当番外看就好了


从喻文州这个角度看,江波涛似乎在和周泽楷接吻。


心中似是有一团无名火在燃烧,隔着层层的人群和嘈杂涌动的声音,喻文州的目光也能尖锐的如同一把利剑划开稀薄的空气。


江波涛。


默念这个名字时,心中似乎被利剑刺穿,淬出的鲜血滴在喻文州的脚下,伴着心跳。


“滴答。”


“扑通。”


喻文州很想走上前拉住江波涛然后将他拽离周泽楷身旁宣告所有权。


可,自己有什么立场。


“我可能没这么喜欢你。”这是江波涛的原话。


江波涛的男朋友?恐怕就要变成前男友了。


身旁有个周泽楷不爱,跑来爱他喻文州干啥。


脑子有病?


喻文州没有动,隔着人群,江波涛就像是跟周泽楷接吻。


缠绵许久,日久生情?


喻文州突然觉得有点讽刺,心中似乎有个声音在一遍遍说着“分手吧。”


“分手吧。”


如魔音般灌入喻文州的耳朵与心房。


江波涛如果喜欢周泽楷的话,就放手吧。


成全人家日久生情之美。毕竟人家周泽楷才是与江波涛真真正正日久生情默契的人。


喻文州再看了一眼江波涛,仿佛要将那人的背影嵌入眼中。


江波涛,大不了我们,就此别过。


——我有些不舒服,就不去接你们了,自己打车来蓝雨吧,抱歉。


一个人影,逆着人群被人群埋没的彻底。


似乎从未来过。


FIN.


评论(46)
热度(176)
  1. january lightsphere冰镇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不见子都冰镇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冰镇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