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喻郑] 队长的心思少年你不要猜。

这个是 @李忱。渣本情深 的点文啊啾啾啾。 


 


又名《就是因为担心你才刺激你啊你个傻逼刺激你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所有的一切跟你一起扛是我的愿望啊我喜欢你啊喻文州》


    又名《妈妈说肥水不流外人田郑轩大大你以后就吃鱼好了别想吃饭了小心心脏连渣都不给你》


   特邀翻[zhu]译[gong]:黄少天、于锋.


   作者有病


   BGM:《过火》张信哲. 
   听的时候不要在意歌词,看上的是他的伴奏,任性.


   禁!止!殴!打!作!者!

[1]


关于想你这件事.
  躲的过对酒当歌喧闹嘈杂的夜.
  躲不过墨绿漆的邮筒,四下无人的街.

  郑轩到达昆明机场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没有打电话叫于峰接机,而是坐在大排档里一听又一听的啤酒的灌,灌得胃冷冷的,有些不适。

  “职业选手不能喝太多酒啊,会影响手速的。”

  那个人晶晶亮亮的眸子,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竟然硬生生的,就让自己准备灌入喉中的啤酒定在了空中。


  连喝个酒都不能让他清净。

  真是,明明是在借酒消愁,那人的话一直在他耳边萦绕.


 压力MAX.


  无论是在蓝雨,还是在喧闹的大排档,郑轩孤零零的,眼前的啤酒罐堆成了山.
  修长的手指触上冰冷的杯壁,从指尖传来的彻骨寒意一直晕到心里,使郑轩打了个寒颤.
  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啊.
  一听,又是一听.
 冰冷的啤酒被吞入湿热的喉咙,下落到胃,配合着昆明特有的炎热让郑轩从里到外一个激灵.

 有些事情.真是麻烦死了.
 有些人.也真是麻烦死了.
 他妈的,YLSD极了.

 被酒精麻痹的大脑,连呼吸都是急促与慌乱的.
 喻文州,呵,喻文州.
 出了大排档,郑轩一路跌跌撞撞,脚步软绵似踩在云上.酩酊大醉最终不小心被一块灰黑棱角分明的石头绊到,倒在从蓝雨落跑到百花的路上.
 妈个鸡.
 倒地的瞬间,郑轩用手肘护住脸,下巴处却还是依然被地上的石子划破了皮.
 喻文州.
 我要是破相了全怪你.

 郑轩怀疑自己是个被虐狂.
 在彻底晕倒之前,他似乎看见了喻文州的身影.
 梦魇罢了.他叹了口气,脑袋一歪,眼睛一闭.


睡醒了,谁说不是一切照旧呢?

[2]
   郑轩和喻文州吵架了.
   明明在别的战队可能是不大的事儿,在蓝雨这边发生也是极端诡异——毕竟谁都知道郑轩性子不急还怕麻烦,而喻文州脾气是联盟公认的好.
   这两人急起来,都挺麻烦的.
   黄少天晃晃脑袋在事后这么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就是蓝雨对上轮回结果输了,然后拿个了亚军,第二回合团队赛都没打就“biubiubiu”的让周泽楷宣判结果,心中堵的慌,而喻文州像平常一样在记者招待会上将所有错误揽在自己身上.
   一瞬间闪光灯照亮了天际.宋晓发现郑轩咬白了自己的嘴唇.
   白白的糯米牙发狠了般咬着自己嫣红的嘴唇,用力过猛竟咬白了一圈,沁出丝丝血珠.

   喻文州倒在凳子上向后靠去,微微眯起眼领带被扯掉扔在木桌上,衬衫扣子被随意解开一两个,露出的皮肤敞在橙色的柔光下,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疲惫.

   郑轩骨节发白紧紧攒住办公室门把手,紧咬下唇似是下了什么决定般将棕铜色的铜门把手顺时针旋转了个90°.
  “郑轩?”
   似乎听到声响,喻文州的眼睛微微睁开,染着睡意的眼神望向郑轩.原本带着怒气进来的却得到人这样的待遇,设想中的大招被打在棉花上反噬.郑轩这招一下没接住,身子直僵僵的镶嵌在门框内,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郑轩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真是压力山大啊.
   他在内心这么轻轻的笑着说.郑轩,你疯了.
   是,他是疯了.
   在看见喻文州把所有错误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失去理智了.
   他怎么可以,让这个人去承担他自己的失误,他怎么舍得.
   


郑轩,停下,不能再走进去了.
   身后似乎有人这么叫着自己,郑轩没有回头,而是大跨步走进了办公室.
   身后的走廊静悄悄的,尖尖的分针从九慢慢到了十二。



  “队长,你不需要这样.”
   他清楚自己有些紧张,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又一下地打在红木桌上.
   这个话题是他自己挑起来的,说出口时又希望快点结束.
   窝囊极了.

 “我怎样?”喻文州只是嘴角啜着笑依旧靠在椅背上,眼睛又重新闭上,汗珠从额前滑到鼻尖,晶晶亮亮的反射着光,顺着轮廓转到嘴角,滑落衣衫,郑轩差点以为这人又要睡着了.
 “上次团队赛,都是我的失误,你不用…”
   剩下的话都被喻文州一个眼神堵了回去.
 “你发挥的很好,节奏掌握的也不错,是我手速的问题.”
 


到现在也要这么说吗?!
   我的错误难道你就没有看出来吗?!
   现在新闻发布会都过了你就不能骂骂我给我一个痛快?!
   这样的谎话有什么意思,你告诉我.
   你告诉我啊喻文州.


似乎酝酿已久的所有压力,都在他心中化为咆哮体渐渐成团,爆发。

   也许是因为心理活动太丰富以至于郑轩瞬间缄默了,喻文州自然不会以为是自己语言魅力太强大了把这位朝夕相处的队友说服了.
   郑轩这个人.有点死心眼.
   即使他真的有失误,影响也不是很大.这是喻文州想传递给郑轩的信息.
   这样看起来,郑轩好像理解错了?
   喻文州想了想,张了张口.

 “郑轩…“
 “队长…“

 面面相觑.

   “队长,我希望你能明白.蓝雨不是轮回,没有勇往直前的周泽楷,蓝雨不是一人战队.”
   “我知道.”
   “比赛的时候我也需要队友的配合”——他就不信他喻文州不需要.
   “我也需要.”


难得郑轩要开大招了,喻文州双手交叉枕在脑后。


这次给他的压力,有点大啊。

   蓝雨没这个资本成为一人战队.
   郑轩清楚,喻文州更清楚.

 “所有错误我们本可以一起扛,队长,我是你的队员,我的错误有多大我自己清楚,你替我揽错误这件事我很感动.但是…”
 “请让我面对错误.”
 “身为你的队员.我们都不希望你身上背负着这么大的压力.错误本不属于你,你不需要.”

 “我不需要战队需要.”


“你也需要。”
  喻文州从椅背上坐了起来,语气中带了些许强硬.
 “郑轩,这些事情你都不需要插手,不需要.就算真的是你的错误,交给我就好了,你只负责上场好好击杀敌人,失误拦不住你,你只负责跟少天一起,为你,我,蓝雨拿冠军就行了.”
 “剩下的,交给我,嗯?”
 说到最后,喻文州语气软了下来,又靠了回去.
 “我有点累了…郑轩你也先回去吧.”
  逐客令.

 郑轩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却又不知道笑什么.
 是啊,有什么好笑的.
 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蓝雨不需要揽错误的队长?
 让自己直面错误?
 呵.

 想说的“好”字到嘴边却硬生生地在喉中绕了个山路十八弯.
 “请让我尝试扛下我自己的错误.”
 喻文州叹了口气,在寂静的蓝雨俱乐部里,郑轩硬生生地听见自己将嘴唇咬破的声音.
 清晰,而强硬.
 “如果我说不呢.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问题.”
 跟现在的喻文州一样.
 郑轩难得见到这样的喻文州.

 “我是你队员,如果身为队长的你都不肯让我成长的话.“
 “我还怎么信任你.”

   我还怎么信任你.
   还怎么信任你.
   怎么信任你.
   信任你?
   你?

  喻文州似乎被刺激到了,胸膛起伏有些波动与沉重.


这人技能点,啥时候加到嘲讽那去了。
   手指抚上太阳穴轻轻按揉.
 “你可以选择不信任我.”

   你可以选择不信任我.
   可以选择不信任我.
   不信任我.
   信任我?
   我?

  ——妈的.
 “嘭——”
 郑轩狠狠带上门的声音把黄少天吓醒了.
 喻文州整个人瘫软在柔软的椅子上.
 好累.

 难得一次,两人之间不算吵架的吵架.
这么大胆的郑轩,他倒是第一次见。



 “队长,你跟郑轩怎么了?”
 “没事,你们先去睡吧.”
 
 执拗.牛脾气.猪脑子.不变通.
 不管有没有,这全是郑轩想招呼到身上的词儿.

 夜还很长,窗外一只鸟儿落在漆黑的树枝上,又飞走了.
 郑轩房间的灯还开着,柔柔的恰似那人笑起来的眉眼.
 跟喝了苦瓜汤一样的苦涩从郑轩胃里翻滚上来,酥酥麻麻的涩意冲上喉咙,最后竟没在嘴中做片刻停留,一鼓作气地冲上眼眶.
 大把大把不受控制的泪珠落在刚刚用过的纸上,晕染里纸上的笔墨,字迹有些凌乱,却带着坚决.

——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
——你不但是蓝雨的王.
    还是我喜欢的人.


[3]
   身不由己,踉踉跄跄.
   郑轩发现自己身在人群之间,熙熙攘攘摩肩擦踵.


有个背影很熟悉,在距离郑轩三个人头的地方,身形修长,白衬衫,牛仔裤.
   喻文州.
   郑轩张了张口,想叫住他,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沙沙哑哑低低的呻。吟声在自己脑海里回荡.
   嗓子似乎冒起了烟,发出嘶嘶呀呀的声音.
   喻文州,你别走.
   你别走.
   视线开始变的模糊,如失去重力般差点向后倒去,那件白衬衫还在远处,虚呼缥缈.
   喻文州.
   张着口拼命想喊出这个名字,而那人却越走越远.
 “喻文州——”
  声嘶力竭.
 那人的身形似乎顿了顿.却没有转头,衣角在空气中微微飘荡.
 “你可以选择不信任我.”
 寒到透骨的声音.
 从耳朵传递到身下以及脚趾的毛细血管.郑轩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凝结,倒流.
 喻文州。

 郑轩醒了.后背全是冷汗.
 一个人趴在自己的床边.这个人他很熟悉,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队友—于锋.
 他推了推于锋,见人悠悠转醒,脑袋感觉还有些沉.
 “我,啥时候来这里的.”
 “好心人认出你把你送来的.”于锋撇撇嘴,拍了拍郑轩:“阿轩说吧,失恋了还是咋了,喝的这么狠.”
 失恋?
 谈都没谈哪来的失恋.

 郑轩在百花蹭吃蹭喝死皮赖脸的就是不回去,为什么落跑过来也不说,搞的于锋还以为郑轩受了什么刺激的神经兮兮的.
 邹远说前辈我们可以PK吗.
 郑轩说你是黄少天吗?
 于锋把郑轩拉走了去谈人生.
 “我已经让喻队来接你了,赖在这里算什么.”
  趴.


兄弟你干啥事之前能不能跟我说一声,我压力很大啊。
 
 “于锋我们俩什么关系,是不是好兄弟.”
 “是.”
 “好兄弟有压力是不是该帮忙.”
 “你天天都有压力,不过还是是.”
 “好兄弟失恋了是不是该排忧解难替我.”
 “是.”
 “噢所以你终于肯承认你失恋了.”
  等等重点不在这阿!

 “说吧看上哪家姑娘?”
 “…喻队.”
 “噢原来是那家姑娘阿…等等你说啥?!”
 “喻队?!卧槽?!”

 “对.”郑轩耷拉着脑袋,微微闭起了眼,他早已做好准备于锋会对此做出的极大反应.
  于锋没有再说话,郑轩却开始絮絮叨叨了起来.
 “我喜欢喻队,喜欢了好久了.”
 “不是直的,瞒着你们真是不好意思.”
 “压力山大,第一次跟自己喜欢的人吵架.”
 “只是不愿意看他这么累而已.”
 “可是现在,只怕连接近他都做不到了.”

  自暴自弃.

   郑轩向后仰去,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脸转了转,埋在沙发垫里,样子颓废.
  “于锋,你知道吗.”
 “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觉得他好遥远”

 郑轩闭着眼,只剩下嘴巴还在喃喃着,模模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于锋,你知道吗.”

 “我喜欢他.”

 “我希望帮他分担,让他不这么累.”

 “我希望与他并肩作战,即使他身边有个黄少天.”

 “我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

 “于锋,你能知道吗?”

 “大晚上这么矫情干嘛,走走走,兄弟请你吃顿好的.” 于锋干笑了两声,即使是曾经在赛场上生死与共的兄弟,那瞬间也直僵僵僵在原地不知道接什么好.

 “于锋,你不知道.”

 “是是是我不知道,走走走咱俩喝几杯难得见一面.”

[4]
  喻文州到达百花时,被告知于锋和郑轩出去了,只是不知道去哪了,喻文州以为于锋是把郑轩拉去好好叙旧了,便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窝在沙发上看手机.
  然而时间一份一秒的过去,雪白的分针针尖扫过钟面.
  九点了.
  喻文州懒散的抬了抬眼,却在视线接触到冰冷的钟面时眼神瞬间凝固住了.
  这么晚.
  他不会生自己的气了吧,这么晚都不回来.
  被这个想法猛的吓到的喻文州坐直了身.
  嗯…喻文州承认自己是有迁怒的迹象.明明知道自己不该生气对待这个与他生死与共的队员,却似乎在他质问自己那一刻失去了理智.
 
  他不会,真的在生自己的气吧.
  喻文州了解这位队员,不是随随便便生气的主儿.
  咬了咬唇,抓起身旁棕色的风衣就打算往外跑.
  
  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所有人都会很担心他吧.
  喻文州自然而然把对郑轩的担忧归纳为对队友的担心.

  急匆匆走到百花门前,却被迎面急匆匆走来的于锋挡在了门前,以及被于锋背着醉醺醺的郑轩.

 “喻队?”
 “于锋…郑轩?!”

  还处于醉酒状态的郑轩趴在于锋的身上,听见有人叫自己便微微睁开醉意迷蒙的眼.
 “谁…谁啊?”
  于锋转过头:“喻队.”
  郑轩听见这个名字,酒似乎就醒了一半,挣扎着要从于锋身上下来,脚尖触及地板的时候却又软软塌塌倒在于锋的怀里.
  活脱脱一个醉汉.
 
 “于锋…你…你开什么玩笑…我跟你…跟你说…喻队…是不会…不会…来这的.”
 “真的是喻队,你醒醒.”于锋喝了点酒也有些急了,抓住郑轩的肩膀死命的摇动,结果这一摇不得了,郑轩因为没了一下没了支柱干脆圈住于锋的脖子往他怀里蹭.
  兄弟不是哥不帮你啊,你这样算什么事儿阿你说,哥是直男你蹭哥身上也没什么卵用阿你朝思暮想心心念念的喻队就在你眼前你怎么不扑他去阿你扑他去阿.
  然而于锋的心情是崩溃的.

 “于锋…你当我…是你兄弟…就别开玩笑…”
  郑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挥舞着地手指直指云霄,几次差点落到喻文州眼前,又被于锋打了回去.
 妈的,就不该带着这死蠢去喝酒.
 “这…这哪是…喻队阿.”郑轩被于锋打了几下后就开始“咯咯”的笑了.手却结结实实地凑过去摸了一把喻文州的脸.
 “于…于锋,你他妈的骗人.”郑轩还是笑着,身子却越来越站不稳,手还在喻文州的脸上肆意蹂躏,似乎是觉得那人的脸颊柔软地对自己的胃口,也就干脆挣脱了于锋的怀抱冲喻文州倒了过去.
 
 “喻队,他就,交给你了?”尝试性地试探了一句,见人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反应,于锋干脆直接把郑轩扔喻文州那.
  反正迟早都要面对的.
  哥只能帮你帮到这个地步了.
  于锋拍了拍倒在喻文州怀里的郑轩的肩膀,叹了口气.
  看你的造化了.
  幸好早上郑轩去池塘里放生了他养的乌龟.
  积善积德做点好事对.

 “于…于锋,我知道…你听我唠叨唠叨烦了…你听黄少唠叨咋不烦…没事…我找别人唠去…”
  郑轩说完又“咯咯”笑了起来,一手摸着喻文州的脸一手扯住喻文州的领带,嘴角挂着笑眉眼带着焦糖似的甜.
 “我…我找你唠,好不好?”
  眉眼微眯化为万千柔情,更何况这人还扯着自己的领带,靠在自己的怀里,一副让人舍不得拒绝的模样.
  拒绝还是男人吗?!
 
  可喻文州觉得自己要被勒死了.妈个鸡的郑轩扯的可是领带阿勒死了.
 “郑轩…放手.”
 喻文州脸憋的有些通红差点喘不过气,倒还是于锋在一旁无奈的抚额最后动手把郑轩从喻文州身上扯了下来.
 
 不是兄弟不帮你.
 是你这死蠢样帮了也没啥用.
 这种一喝醉酒就往人身上乱扑的节奏.
 谁敢把自己终身幸福交给你啊大哥.

 “于锋…于锋你不要拦我…”
 “我跟你说…说个秘密…”

 好家伙重头戏来了.
 刚刚都是装傻是吧.
 看错你了.

 “我…我真的好喜欢他…”
 他是谁阿大哥说清楚!
 “他…我喜欢他…”

 “他是谁?”
 于锋有些头疼这家伙咋关键时刻就压力山大了呢.
 “他…他…他是…”
 兄弟你再这么不给力我就直接把你扔出百花了啊.
 于锋这么想着,却忽然感到肩膀一沉.郑轩趴在他的怀里,呼吸均匀.
 妈个鸡这人是睡着了吧.
 于锋偷偷瞄着喻文州的脸色,哭笑不得.
 点蜡.

 可是看喻文州的脸色一切如常,并没有因为队友因为不知道对谁的告白而有变色的迹象.
 这是…单箭头阿.
 爱怜[x]地看了怀里的郑轩一眼,叹了口气.
 叫你把我养了三年的小乌龟拿去放生,遭报应了吧.
 抬起手像对待小动物一样揉了揉郑轩的脑袋,打算把郑轩拖去睡觉.却不想自己只是拉了拉他,结果郑轩得寸进尺的在他怀里翻了个身,双手交叉圈住于锋的脖子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嗯…我喜欢你…”
 “喜欢你…”

 这人还说梦话的阿.
 于锋的心情是苍茫的.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阿.
 你不去攻略前面那个大Boss你趴NPC身上有个鬼用阿!
 压力山大的现在是于锋吧.

  这个姿势…有点暧昧阿.
  于锋哭笑不得的戳了戳郑轩的脸,却见郑轩干脆一口咬住他的手指,口中还念念叨叨不知道是于还是喻的音节.

 郑轩你再不松口你就注孤生了吧,急死你兄弟我了,你再搞乌龙开落花狼藉分分钟削死你阿.
 点蜡.

 喻文州被秀了一脸.[\\]
 于锋的心理活动太丰富以至于看向喻文州的眼神都是带着迷茫的.
 好想把郑轩扔游泳池里醒醒酒看他压力山大不.
 而在喻文州看来,这一眼饱含了对郑轩的怜爱以及对自己这个假想敌的嗔怪[x]
 如果于锋知道喻文州在想什么一定会被气死.
 太好了蓝雨又少了一个对手.

 只是.
 一种不知名的苦涩从喉间翻涌上来,把喻文州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手心里还紧紧撺着黄少天从郑轩房间里搜出来的一张纸条.
 ——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
 你不但是蓝雨的王.
 还是我喜欢的人.

 郑轩,你什么时候学会骗人了。


白色的纸片被攒握成团,棱角分明刺的喻文州的手心有点疼.
 眼前那一幕有点扎眼,喻文州清楚自己不应该看下去,可脚似乎就在地上扎了根一样,死死的束缚着自己.
 动弹不得.

  看到那张纸条他就急急忙忙地寻找,直到接到了于锋的电话.
  松了口气?
  并没有.
  他反而担心的更多了.


担心那人孤身一人会不会出危险,担心那人脑子不好用走路会不会撞电线杆,担心那人…


焦急的心情渐渐吞没了他,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所以他连黄少天都没带,就买了最近的机票飞过来.
 
 夜幕四合,周围青紫色的野花悠悠地开着.
 一股特别诡异的气氛在三人之间回荡.
 于锋怀里还抱着郑轩,视线落在喻文州身上,喻文州的视线却避过了他,落在他怀里的郑轩身上.
 郑轩你个死蠢你给我起来.
 于锋发誓以后再也不带郑轩去喝酒了.

 “喻队…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把他…”于锋指了指怀里的郑轩:“弄回去睡觉…”
  就在他以为喻文州会答应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喻文州拒绝了.
  噢不是拒绝.
 “你把他…给我吧…我带过去.”
 喻文州咬了咬唇,伸出了手.
 已经做好,于锋拒绝的准备了.
 让我最后对你任性一次吧.
 郑轩.

 这群人今天都是吃错药了吗?于锋这么想着,却还是因为喻文州能提出这样的要求而微微替郑轩开心.
 看吧,他还是挺在乎你的.
 这么想着,于锋把郑轩从自己身上扒了下来,递给喻文州.

 他竟然会把自己爱人随随便便给一个假想敌?
 喻文州有些惊讶,却还是将郑轩接过稳稳抱在怀里,想说什么张张嘴却还是没说.
 不管是不是…先别说.
 最后,任性一次再说.

 把郑轩抱在怀里的时候,意料之外的沉,郑轩整个人如一滩软泥一样,被谁抱着也似乎不介意,圈着喻文州的脖子就往他身上蹭.
 喻文州抬眼望向于锋,意料之外的没有在人眼睛中看到一丝怒火和醋意…甚至…还有一点窃喜?
 …这于锋不会有什么怪癖吧.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的喻文州下意识收紧了手臂,被勒的有些不舒服的郑轩嘟囔了几句摇了摇脑袋.吓得喻文州赶紧将手松了些,检查有没有将他伤到.
 阿~有戏.于锋微微眯眼看着喻文州,心想自己怎么这么机智连丘比特都给郑轩找好了自由女神的光辉在郑轩背后熊熊燃起.

 果然还是…醋着吗?借着余光喻文州能清楚看见于锋正望着自己,眼中有一股不知名的光芒.
 把郑轩还给他吧…
 圈着郑轩的手微微收紧,宣告所有权.
 不要.
 不要.
 不要.

 一队之长难得有发小孩子脾气的时候.
 只要于锋不开口…自己今晚还是可以任性一次吧.
 似乎有另一个喻文州在自己心里叹了口气,口中呼出的热气打到自己心室壁,直颤得喻文州心悸.
 “我走了.”
 喻文州向于锋打了个招呼,便抱着郑轩先行离开.
 头顶上的星星很安静,周围的树影斑驳别离.

[5]
 去郑轩房间的路是漫长的.
 无论是沉重的脚步,还是沉重的心房.
 眼前的木门吱呀吱呀地响,身后的走廊深邃而悠长.
 把郑轩的体重转移到自己的肩膀上,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推开了门.
 动作轻柔地把郑轩放在床上,郑轩酒气太重让喻文州也不由得皱眉.
 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十点,喻文州想幸好回程的机票订的是明天.
 手有些疼,毕竟郑轩没有他想像的这么轻.
 郑轩睡觉的时候呼吸很平稳,胸膛一起一伏很平缓.
 这么想着,喻文州发现自己笑了出来.
 低低的笑声在房间回荡.

 郑轩还死死的抓着他的手.
 口中不知喃喃着什么,喻文州有时候好奇的凑过去听,却总是只听见虚无缥缈的尾音.
 像是“u”又像是“en”还像“ou”

 喻文州很无奈,他想去洗澡,抱着郑轩流了太多汗,湿湿黏黏的很不舒服.
 “郑轩?阿轩?”
 摇了摇郑轩的肩膀,见人没有反应却依旧死死抓住自己,叹了口气.心一横又将郑轩打横抱起走进浴室.
 “阿轩,放手.”
 带着些许无可奈何的命令.

 “不要走…”
 “好好好不走…”
 拍了拍郑轩紧握着自己的手,却被人拉着更加靠近,嘴巴微张蹦出几个难辨的音节.
 喻文州侧着耳朵模模糊糊的听着,嘴巴也跟着一张一合模仿人的嘴型企图辨别.
 酒醉的人喃喃的话语是最难分辨的,喻文州在心里暗自叹到幸好黄少天天天在他身边嘟嘟囔囔才让他学会分辨特别困难的音节.
 “文州…”
 喻文州愣住了.
 “你不要走…”

[6]
 这样的姿势,喻文州的心房稳稳地被按在郑轩的心脏上.
 一个很诡异的姿势.
 自己的心跳与他的渐渐重叠.
 扑通扑通的.
 隔着布料传递着触电般对方的体温.两个人的心跳重合,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嘹亮.

 “喻队…”
 喻文州听不清楚他发的音节是“于”还是“喻”.
 却终究自欺欺人的将自己的身体远离了他.
 
 被远离贪恋着的体温,郑轩在睡梦中皱皱眉,抓紧了那人的手.
 “你说过…你不会走的.”

 如触电般贯穿全身,如果喻文州不是看着郑轩软趴趴的醉意,他真的会怀疑郑轩根本没醉.
 “你说过…你不会走的.”
 睡梦中的郑轩眉头紧皱,翻来覆去喃喃的都是这两句话.
 “文州…”
 有什么东西在喻文州脑袋里“轰”的一下炸开了.
 漫天星火,璀璨的要死.
 绚烂的如同他少年第一次接触烟花,小心翼翼的将烟花棒护在手中点火,不料火星却擦过他的手心,受到惊吓般将烟花棒丢远,“咻”的一下窜到两米开外,炸开了花.
 层层的烟火在空中一圈一圈地荡开,隐藏在云中,划破黑暗的天际.
 带着他手心血痕的灿烂.
 烟花带给他的温柔,却远远不及点火时火星迸发给他的震惊,以及划破手心时的疼意.

 郑轩就是他现在手心的烟花.
 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点火也不是,不点也不是.
 直到在他心里炸开千层的时候,喻文州才发现,这个队员其实对他来说,挺重要的.
 
 喻文州就这么任由郑轩死死抓住自己,浴室没有开窗通风比较闷,喻文州被沉闷的空气糊的满头是汗.
 狠了狠心喻文州单手将自己衣服扒了,顺便拖着郑轩一起进了浴室.
 即使是开了最大档,水流“啪啪啪”地打在郑轩身上,郑轩也没有转醒的迹象.
 以后可不能让他再喝酒了,一喝醉睡的这么死.
 喻文州这么想着,顺手把郑轩的衣服也给脱了.
 都被有汗黏糊糊的,要洗一起洗了算了.
 手腕已有给郑轩抓发青的迹象,喻文州另一只手沾染着泡沫,从郑轩的腰椎骨一直往下细细揉搓着.
 郑轩似乎被搓的挺舒服,翻了个身就往喻文州身上靠.
 喻文州敢肯定郑轩要是再乱动一定会吃到满嘴肥皂泡.

 帮郑轩洗完澡再给他随便挑件衣服套上去以后,喻文州抬头看了看表.
 十一点.比平常他睡觉的时间晚了些.
 有些困了.喻文州这样想,把郑轩抱到床上也就直直躺着睡了.
 原本怀抱着私心的任性也被郑轩消磨殆尽.
 自找罪受.
 喻文州睡着前,脑袋里蹦出这样四个字.

[7]
 蓝雨有个机会主义者王牌选手黄少天,队友自然耳濡目染学得个十分占三分.
 喻文州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翻身压在自己身上的郑轩,叹了口气.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于锋一副猴急的模样要把郑轩推给他了.
 喝醉酒的郑轩,有样学样的机会主义风范被大大的彰显了出来.
 喻文州睡着的时候刚一翻身给他留了个空当,郑轩就直接趁虚而入大刺刺地压在他身上.
 把喻文州给压醒了.
 郑轩又胖了,这是喻文州瞬间冒出来的想法.
 不能给他喝酒了,这是喻文州愣了一秒以后冒出来的想法.
 妈哒你快起来我要被你压死了.这是喻文州快断气前一秒冒出的想法.
 
 想让一个醉鬼自己动是不可能的了,喻文州叹了口气决定自立更生.
 连睡觉都不能让自己好好睡.
 多大仇.

 触碰到那人的指尖却瞬间被人抓住.
 喻文州有些诧异,这诧异还未持续一秒,就被郑轩打破了.
 湿热的唇印上他自己的,带着些许的酒气.
 舌尖探入口中掠夺,不像郑轩平时的风格,只像毫无顾忌的霸道,横扫喻文州口中的空气.
 “郑轩…”好不容易有个喘口气的时间,喻文州打算急急忙忙推开郑轩然后第二天什么也没发生,却不料郑轩更加靠近他.
 细细的吻从脸颊到耳廓,耳垂,脖子,锁骨.
 喻文州有些慌,却装着镇定自若地打算找机会将郑轩推开.
 破罐子破摔也没问题了.
 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

 “喻文州…我喜欢你.” 
 一束烟花在他心脏上空划过.
 绽放.
 
 黑夜里看不清他的眼睛,不知道那人是真醉还是装醉.
 声音沙哑而低沉,吐字清晰又一字不漏地灌入喻文州耳朵.
 这一招来的太准太绚.
 喻文州躲不及,硬生生吃了个大招.

 “喻文州…我喜欢你.”
 “我好喜欢,好喜欢你.”
 隔着黑暗,喻文州能看见郑轩低着头,语气中带着些许受伤,像一头受伤的小豹子,在自己信任的人面前,卸下全部伪装.

 “我好喜欢你…”
 “喻文州…”

 郑轩把头埋在喻文州的脖颈处,嘴唇贴着喻文州的皮肤,喻文州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人嘴唇的一张一合.
 喻文州很清楚,郑轩是真的喝醉了.没醉他不敢这么光明正大调戏队长.
 “喻文州,我喜欢你.”

 翻来覆去就是这两句话,每说一遍却都能让喻文州心中掀起万丈狂澜.

 ——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
 你不但是蓝雨的王.
 还是我喜欢的人.

 喻文州想起了黄少天找出来的那张纸条,沉默了.
 那么于锋…是打哪冒出来的?
 喻文州这次听的一清二楚,郑轩口中吐出的音节是Yù而不是Yú.
 那一瞬间,他忘记推开身上的人.
 压力山大阿.
 喻文州轻轻笑了下,反倒揽上身上的人的脖子加深了一个吻.

 如果早一点…早一点发现这个事实就好了.
 自己怎么,这么笨呢.
 有什么东西正破开层层迷雾.
 拨云见日.
 
 两情相悦这种事.
 还需要说么?

 郑轩似乎受到了鼓励,手也开始不安份了起来.
 自己该不会,就要交待在这吧.
 抑制住要脱口而出的声音,弓起身子干脆放任人动作.
 然后,胸膛一沉.
 郑轩的脑袋“吧嗒”一下搭在喻文州的胸膛上.
 睡着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
 
 完了睡不着了.
 “郑轩你能不能先起来我去洗个澡.”
 “…Zz”
 “……”
 “Zzzz”

 喻文州好想拿黄少天的冰雨抽死他.
 只要抽不死,就往死里抽.

[7]
 你再喝酒我可就管不了你啦.
 喝酒会影响手速的.
 再悲伤也不行.
 还有我在呢.傻瓜.

 郑轩醒来的时候,看见躺在身旁的人,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是苍茫的.
 于锋那个不靠谱的,给自己拉红线就是这么拉的?
 先把自己灌了,然后借机把队长…
 我的妈我没有对队长做什么不要不要的事吧?!
 
 意识到这一点的郑轩一下掀开了被子.
 然后他看见喻文州脖子上的吻痕.
 可以不在蓝雨混了,趁队长还没醒去写辞职书吧.
 郑轩的心里是飙泪的.
 
 原本温温火火的心.
 霎时间下起了小雪.
 密密麻麻.
 作茧自缚.
 透不过气.

 压力山大.
 郑轩苦笑,准备下床去找纸和笔.
 “准备去哪,嗯?”
 身后传来温润而熟悉的声音让他不寒而栗.
 “队长…我…”
 完了,死亡之门要开了.

 “你昨晚…把我手腕捏青了.”
 郑轩一边捂泪一边想我不知道有这回事一边说队长我错了.
 “你昨晚说了好多.” 
 队长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话唠.
 “你说…‘喻文州我喜欢你.’”
 卧槽原来我昨晚干了这么大快人心的事.
 郑轩一边说我错了一边偷偷摸来了纸和笔.

 “你没错…”
 “怪我…”
 “没认清自己的心。”
 郑轩听的云里雾里的点头然后抬起笔.

 尊敬的领导,不行,划掉.
 亲爱的领导,也不行,去掉.
 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事,根本没去在意喻文州说了些什么.

 “我想说的是,郑轩,我也喜欢你.”
 漫无目的地点着头思考该怎么起草辞职书,却因为人的尾音而瞪大了双眼.
 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不是吧..


应该不是吧…


 


赶忙去抓手机求证日期,却被人柔柔地按在床上。


没有任何力道,却似乎如同三段斩一般剑剑刺心,郑轩想喻文州是什么时候在自己身上打上一个这样不可思议的技能的。


“队长…”


“嘘…”


“你知道你昨晚还说了些什么吗?”


郑轩耷拉着脑袋闷闷地回答:“不知道。”


喻文州好笑地亲了亲郑轩的耳垂:“你猜猜。”


郑轩被队长亲了一下整个人都僵直了哭丧着脸说我不知道。


“你说,压力山大。”


 


“队长…我昨晚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吧?”


“有啊。“


“哎哟卧槽?!”


“所以你要不要,对我负责?“


 


压力MAX。


 


蓝雨都是机会主义者。


尤其黄少天最盛。


匆匆忙忙步队长后尘赶到百花一脚踹开客房木门看到的就是他们队长贴近郑轩似乎在接吻。


 


郑轩觉得压力翻倍翻倍的上来了。


 


黄少天说我什么都没看见关上了门。


郑轩收回视线却又对上喻文州的眸子。


 


“怎么样呢,阿轩,考虑的怎么样?”


“队长你别给我压力了QAQQQQQQQ”


“还叫队长?嗯?”


郑轩吞了吞口水。


 “文州…”


 


然而于锋死也没搞懂为什么蓝雨队长在后来的一段时间总是对他保持敌对警戒拉郑轩的状态。


 


---不算FIN的FIN----


   郑喻其实是不在我的计划之中的。


 如今这篇破了万字我也是没搞懂怎么破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明明人家点得是郑喻,我却偏偏写出了喻郑的感觉。


  叹了口气最后将郑喻改成郑喻郑。


  真是,压力山大啊。


2015/7/21 12:29 饭还是烫的,我等凉了再去吃。


我现在居然在想我还欠着多少篇点文。


点文攒来的人品,在我遇见英语的那时候,竟全部花光了。


 


配着BGM看的小伙伴不!要!打!我!

评论(25)
热度(102)

© 冰镇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