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喻】假如我是你的Alpha[1]

*从手稿上打上来混更

*ABO设定 原著背景  江A周A 黄B喻O R18有 江周旧爱人设定没有三角恋 江周即将下线 遇到不适请尽快往下直接跳过 

*江波涛视角

*《日久生情》 的衍生品 但不是同一个故事。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虫爹 将OOC进行到底

*原名《日久生情》

*还有十天就开学考试 新初三狗据说要分班 初一初二知识点开始全面复习 下一次更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手稿上已写到第5章 叹气 大概初三之后会周更  一周多少更不知道 定时发送是一个特别好用的东西 取关随意

*作者都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在写ABO

*混完更就去好好学习 

*不要太想我 暴露年龄系列。 

  完结不了请认真的打我 直升不上翠园高中部也请认真的打我

  点文的话...我尽量 抱歉

*论日久生情的“日”是名词还是动词

 


  下过雪的银白大地与湛蓝天空是相连着的,厚厚的积雪架成了银白色的高架桥,晃晃悠悠连接远方,少年从道路的这一头,穿着结结实实的厚棉衣,跑到苍苍茫茫白雪皑皑的那一头,转身能看见遥远的山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千层雪,跳起来仿佛能触碰到近在咫尺的干净天空。

  清晨还散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棕黑色的树枝被绵绵的雪压弯了腰,一下一下毫不留情地划破晨雾亲吻着地面。

  踩在雪上发出的声响在静谧的早晨显得十分突兀,少年抬起脚惊慌地跑到一旁任由回声窜上穹顶混入云岚,唯恐惊醒童话里沉睡的俏丽精灵。

  那时候年少,性别还未分化,江波涛还只是个清晨背着母亲绕过后院躲在雪地里偷偷玩雪的小男孩,眼睛晶晶亮亮好似会发光,和着清晨的地平线上的阳光正好交相辉映,那时候江波涛身边还没有周泽楷,没有日后能陪他夺冠的好队友好损友。

  那时候他还是个不打网游崇尚与自然共处的十好少年,也会淘气的学故事里的武林高手往树上一踹踹下一堆雪,然后黑曜石般的眼睛因从天而降的大雪写满惊慌开始逃窜,哪里看得出如今对待媒体和接周泽楷话茬得心应手以及轻轻松松应付其他对轮回的刁难游刃有余的预备心脏形象。

   好像有人在叫你。周泽楷指着照片里蹲在雪地围着大大的围巾的小江波涛,转过头对江波涛这么说道,江波涛顺着他的手看过去,蹲在雪地里的少年帽子不知为何被放了下去,服服帖帖的躺在背上,露出少年松软的发丝,少年耳朵根被冻得通红,脑袋微微偏过看向镜头,手中还捧着一团雪,眼睛里带着年少唯我独尊的骄傲笑意,好像被人轻轻唤了一声得意的转过头来向人邀功。

  和着晨雾里稀薄的日光,少年江波涛逆着光,小小的影子被拖得老长,与天际的地平线交织,微微张口似是在应答,呼出的温暖白雾徐徐飘上了天空,与四周景物渐渐融为一体然后消散,死气沉沉的白皑被一口热气溶成了山水画,将江波涛整个人接纳了去,浑然天成。

  江波涛笑着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表说要吃饭了,伸手打算将棕黄相册拿回合上,却被周泽楷看了一眼又抱着抢走,溜到一边招呼着杜明一起看。

  好几年前捧在手心的雪早已融化不好再提,照片却一直定格保留到现在。


  江波涛无奈地依靠在墙上,头抵着墙闭上眼,双手插在运动裤口袋里,衣角被漏进训练室的风偷偷带起,感受到凉意的江波涛闭着眼将衣服抚平,丝丝缕缕的风没被江波涛赶走,倒是偷偷鼓起了一个小山包,江波涛没有睁开眼,自是不知道。

  耳边充斥着杜明和吴启“我靠副队小时候怎么可能这么可爱”的丧心病狂的叫喊声,江波涛纳了闷他们不吃饭怎么有力气瞎喊。

  以及,周泽楷不能忽视却又柔柔地望向他的目光。

  不用想江波涛也能知道,那道柔和的目光里还有着小孩子似的得意与炫耀。

  

  “小江。“到达耳边的声音柔柔的如同和煦微风,小小的江波涛眼中带着得意的笑捧着雪转过身,眼睛亮亮的被人抓住时机按下快门,闪光灯映着四周白色照的江波涛有些眼瞎,江波涛扔下雪跑过去,缠着比他高的少年说要看要看,少年弯着眸子连声应着好好好,蹲下身亲了江波涛一口把黑色相机捧到他面前。

  小小的江波涛的耳根有些发烫般的微红,没有看照片却是直直盯着那人的侧脸发呆,小孩子不懂得如何掩盖心中的萌动,便直勾勾的,看着罪魁祸首。那人的眉眼十分的柔和,五官端正看的人特别舒服,嘴角总是习惯性上扬,在寒冷的冬天里就像热源,江波涛情不自禁地凑上去取暖。

  好像意识到江波涛的走神,那人转过头用带着笑的眼神询问他,江波涛被当场抓包有些慌乱的扭头,那人却轻笑着伸出手揉了揉江波涛的发丝。

  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嗯,装什么成熟。

  江波涛有些愤愤地想,被人当作小孩子是所有小孩子都会觉得不舒服的通病,江波涛也不例外,被明明大不了多少的人当作小孩子,江波涛就是打心眼儿涌上来的不舒服。

  狠了狠心学着那人刚刚亲自己脸颊的动作闭上眼心里盘算着小孩子以牙还牙的心思冲人脸上就是一吻,结果在触碰到不同于脸颊的干燥东西时愕然瞪大了眼,对面的人眼中拥有更甚于他的惊讶,明明他只是转个头却不料飞来横祸,嘴唇上因冰冷而干燥的触感使江波涛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孩子的学习能力都是很强的,父母从不在电视剧里播放吻戏的时候捂住江波涛的眼睛,江波涛总是好奇地凑过去看一眼又面红红的走开。

  江波涛闭上眼,一不做二不休地伸手揽住人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厚厚的羽绒服紧贴在一起,江波涛紧张的幻觉中似乎贴上了那人温热的体温。

  ...小江,真的长大了啊。

  许久,江波涛听见那人深深的叹息,尾音微微上翘似乎还有未完待续的东西没有说出。

  江波涛歪着脑袋有些疑惑,那人的手却环抱住江波涛的腰,嘴唇离开江波涛的,又轻轻吻上耳垂,温吞的语气在江波涛耳边洒着热气。

  小江,我喜欢你。

  年少的喜欢总是荒谬至极,那人明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叫自己小江,可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现在的江波涛轻轻叹了口气。

  可是我们俩是男生呀。小小的江波涛仰着脸这么说道,一脸无辜。

  他听见那人低低地笑了声,却将自己愈发搂的更紧。

  那又怎么样呢。

  那人说。

  语气中带着不置可否与毋庸置疑,与柔柔的安抚意味。

  早晨低低的阳光打在身上并没有热度,雪花又开始密密麻麻地下起来,落在江波涛的帽子里,头发上,手套上,身旁,绵绵软软地化成一滩水,把蓝色的帽子晕染的更深。

  绵绵麻麻的小雪趁着阳光下的突然,如同江波涛偶然拾获的一场年少荒谬爱情,我们姑且称之为爱情——对象是对门那新邻居大哥哥。

  那是周泽楷无力插足的,一段等着老去封尘的旧时光。


  无论怎样,至今想起那场突如其来的雪,江波涛还是想对着天骂一句操/蛋,首先年纪轻轻小学快毕业了原本暗恋着校花的结果搬了个家被人带弯了不说,谈了一场不符合小学生青少年守则的挥霍青春让大一点的男友天天代抄作业天天赖对门不走的轰轰烈烈双方家长都感叹男生的友谊果然比女生坚固的恋爱以后,江波涛竟然连那个随随便便把他一亲一搂就吧唧一下弄弯的人的姓名都不知道。

  操/蛋极了,江波涛发誓要是还能找到那人一定让周泽楷JJC走起虐那人千百遍然后江波涛自己待轮回如初恋。

  江波涛叹了口气,那边杜明和吴启已经在讨论“究竟是杜明小时候可爱还是江波涛小时候可爱”已经互放信息素掐上了,江波涛懒得劝周泽楷不会劝说不定还放着信息素跟他们一起玩儿,吕泊远一看嘿你们不劝我也不劝。最后两方信息素炸的江波涛头疼,心想幸好轮回没有omega不然内部消化率要比蓝雨高好多好多倍,转过身跟周泽楷说了几句,倒先回了房间。

  反正还没有开饭嘛,是吧,先睡会。

 

  至于后来,就没有后来了,至少这段荒谬的感情是的,那人又得搬家了,江波涛倒是急的快要哭了,临走的时候冲出来抱着人死不撒手,大有你们再往前一步别怪我不仁不义跟你们同归于尽的架势,最后还是那人把自己身上所有糖都给了江波涛他才作罢,可江波涛依旧扯着人衣角不放手,那人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问小江怎么了,江波涛扯着那人衣角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说你等我一下,然后松开又一头扎进房子里,过了五分钟拿着一张画走出来了。

  一条鱼。

  画的是一条鱼。

  一条蓝色的小蓝鱼。

  周围是一大片空白。

  鱼哥哥,江波涛至今还记得自己这么叫人家,鼻子一酸几乎要掉落泪来,江波涛像模像样的吸了吸鼻子,一脸郑重其事的说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结果他的鱼哥哥弯着嘴角无可奈何的一样看着那条小学生简笔画鱼就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接过那幅画说谢谢小江,那我走了。

  等一下。江波涛这么说着跑过去扯着人衣角问你会想我吗?

  会,那人柔声地答道,小江呢,会想我吗?

  会,江波涛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在许什么伟大的誓言。

  他的鱼哥哥把蒙了尘的旧旧黑相机留给了他,江波涛好奇地开了机一看,里面全是江波涛的照片,一张又一张,有偷拍,有光明正大的偷拍,还有自己与对方出去玩的时候请路人帮忙拍的合照。

  如今的江波涛想起来还是想笑,笑完了还是想笑,一是笑年少的时候如此的荒谬,谈个恋爱好好谈嘛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整天鱼哥哥鱼哥哥的叫,到底是谈恋爱还是找哥哥;二是笑自己那时怎么这么可爱,那人估计也没想跟他用心谈恋爱,不然怎可能连名字都不告诉。

  不告诉名字的恋爱,听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可江波涛就这么经历过,江波涛想,那也许就是一个bug,一个大大的bug,如今想回去填,却早已远去倒是自己踌躇不前。

  那一天江波涛在雪地里从日出站到正午一直站到日落,然后在日暮西山夕阳西下之际,迎来了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

  雪花飘进了江波涛的帽子里,抚上脖子贴上皮肤,江波涛打了个寒颤决定不学电视剧里的痴情人等不到天黑烟火不会太完美,抬起有僵硬意思的脚回了家去。

  脚步有些飘忽,却稳稳地踩着雪地上,厚厚的棉衣帽子一上一下,影子被压缩的小小偏向夕阳。

  电视里总是骗人的,哪有人会愿意等一个走到远方的不知名离者。

  一切总会照旧,太荒谬的时候总要皈依平静,总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去,带着江波涛多大的翻天覆地与不适应。

  夜晚江波涛站在阳台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在江波涛脑海里投映出那人柔声叫他时勾起的嘴角,也许就像电视剧里的情痴至深烙印于脑海,而江波涛只是有些时候空闲想一想而已。

  许久再次回头发现那人的笑容极浅极淡,淡的看不清,弄的似墨的眉眼山水画的容颜,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

  也许是遥遥之间不曾想起,不过是空当一场笑谈埋藏于心。

 

  不管那人是姓于,还是余,或者是虞,俞,甚至是於,对于江波涛来讲都不再重要了,因为他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所谓的鱼哥哥,更何况,他现在有周泽楷,有轮回,还有可以奉献一生的荣耀。

  不过江波涛一想到这事头也疼,他和周泽楷也不是没想干过滚床单的事儿,只是他们俩都是ALPHA,谁上谁下这个问题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

  也许两个ALPHA彼此相爱,就是整个ABO世界系统里的BUG,江波涛想。

  只是那个鱼哥哥,倒成了他心底为数不多的几个谜中永恒的那一个。

  这几天他倒是常常想起从前,也许是周泽楷这几天缠着他缠的他有点烦。

  不过这样可不太好,毕竟好奇心总会害死个人。

  江波涛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凉凉的杯壁挡住了一口热气,在透明的地方泛起了如同唇印一般的水雾,冰冰凉的水顺着滚动的喉结打湿干燥的嘴唇下吞到湿热的胃,江波涛从里到外打了个激灵。

  夜风柔和地缠绕住他,抬起头可以看以划破夜幕的皎洁月光,远处被黑夜遮盖的群岚一起一伏,悄无声息企图瞒天过海,灯火旁被黑暗勾勒出轮廓的枝桠勾住窗户,或许还有鸟儿隐藏在黑夜的枝叶里。

  江波涛坏心眼的将半杯未喝完的水往枝叶上泼,大片的树枝颤抖了几下却毫无动静,江波涛无趣地扁了扁嘴将被子放在窗前,杜明敲了敲厚重的门说副队开饭了,江波涛应了声拿起挂在门背上的外套,锁门的时候又看了一眼窗台。

  窗帘被风鼓了起来,张牙舞爪。

  放在窗台上的水杯没有水空空的单薄的显得岌岌可危,在棕红色的台子上开始摇晃,这处境并不好,摇晃幅度之大令江波涛毫不怀疑下一秒杯子将会跌落窗台。

  江波涛把门关上,拔出了还插在钥匙孔里的银白色钥匙。

  杯子在门关上的瞬间仿佛失去了依靠,从窗台上摔了下来砸在木地板上,残留的水珠顺着凸起的杯壁咕噜咕噜的一个劲的绕圈。

  一如本该遗忘的旧时光,可江波涛总忍不住将它忆起。

  门内冷风拍打的泠泠,门外寂静的长走廊铺了一层红红的地毯。

 

  副队啊我跟你说,下一赛季全明星不是我们主场吗?蓝雨那边说可能要借我们宿舍一用,说是体验一下‘别人家的战队’问我们还有没有空闲的房间。吴启嘴里咬着一块大红大红的肉,含糊不清口齿模糊得冲着江波涛说道。

  有吧…待会叫人收拾一下空置的房间就成了,收拾干净点别让人家说轮回多寒碜。江波涛看了一眼周泽楷,后者朝他轻轻笑了一下,江波涛伸长筷子去偷周泽楷碗里的一块肉,成功后抱着碗躲到一旁不料杜明半路杀出,长长的竹筷子一打一夹,肉又到了杜明碗里,气的江波涛哭笑不得把碗一放跑出去喝水。

  周泽楷看着在杜明碗里的五花肉扁了扁嘴,转身夹了吕泊远的鸡腿跑出去安慰自家副队,憋红了脸说了句别生气把鸡腿直接塞江波涛嘴里,江波涛被突然塞了鸡腿有些错愣,过了几秒笑了起来说我没生气,我还不了解他们么,我就出来透透气,吴启的信息素不是一般的浓,你跟他说说叫他别整天跟个超大号香薰机似的,跟全世界炫耀轮回没有omega呐,连妹子都是BETA和ALPHA,蓝雨那边黄少天来了不得死命刷文字泡嘲讽死我们。

  周泽楷想说那又怎么样,可仔细想了想蓝雨那是产段子手的地方,于是点了点头向江波涛索了一个吻又回去了,江波涛蹲在路边对着大马路咬着鸡腿,他毫不怀疑如果有一辆车从一旁驶过,这鸡腿上全是PM2.5.

  几分钟后浓郁的西柚味开始消散,江波涛咬着鸡骨头迎着风嗅到了自然泥土的清香。

  把骨头扔到一旁的垃圾桶,江波涛抬头看了看那边和山峦相接的夜,又看了看脚下瓦白瓦白的的路,踢了踢一旁圆润的鹅卵石,头也不回地转身走进轮回俱乐部。

  头顶上是寂静的苍穹,雾很重,看不见闪烁的星辰。

  只有不顾一切想将吸入的浓郁墨色。

  可是江波涛知道,身后还会有一大片一大片未被发现的星辰,等待着轮回将他们点亮高挂,以荣耀之名永不坠落。

  那是,属于轮回的王朝。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雾气开始渐渐散去,远处的群岚一点一点被墨色吞没,清晰地轮廓被糊的变得模糊不清,夜幕四合如同一张织好的轻巧大网,路边万家灯火随着时针的一步又一步的扫过一点一点地暗下去。

  高挑的路灯投射下来的昏黄如波一般悠悠地散着,一旁开枝散叶的大树树影婆娑。

                                                         TBC  

                                                       2015/8/20 七夕 我爸生日。

*你们猜喻总在这一章有没有出现。

*祝我爸生日快乐 啾啾啾。

*妈呀这一章5000多字不算前面的废话,快点夸夸我:D

*江喻 日久生情 [2]

评论(10)
热度(39)

© 冰镇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