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

不要关注我这个号

主博吟诗作赋,子博亲吻呻吟。
快哉快哉。

个人网站:
https://0909r.weebly.com/‘

子博翻归档或看上面的链接

【陆一织】第一次 01

自己给自己转个载吧
不在主播做目录了。这个就放在那边更新好了

AstraysR:

CP:七濑陆 x 和泉一织


分级:NC-17 


原作:《idolish7》


Note:和泉一织视角/第一次对这对下手。


Summary:各种各样,和泉一织眼里的他和陆的“第一次”




01. 第一次见面


  两人是多年的伙伴和搭档,低头不见抬头见。


  和泉一织第一次见到七濑陆是在idolish7建立的第一天——这天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因为和泉一织和idolish7所有人见面也是在这一天,当然,他哥这个和她一起长大的人是例外。


  只是某年某月大和突然提起,说你们记不记得什么时候idolish7建立的那一天,和泉一织转过头恰巧对上七濑陆的眼睛,然后四叶环托着下巴想了想,脑子里难得塞进了除了国王布丁以外的东西,扬声说,你们还欠着加时赛啊,喂。




  我真的不敢相信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小鸟游纺上上下下把七个人打量了一番。和泉一织扭过头,把几个人的名字再细细嚼了一遍,才卷着舌尖吞下肚去,他们刚经历过一场对方奋起追平的篮球赛,正拉着他哥和四叶环——啊对,还有一个四叶环,他和四叶也不是第一次见面,在学校里也见过好几次。对面的三个人在球进的那一瞬间抱在了一起,然后二阶堂恰好吹了哨子叫了收场,和泉一织和和泉三月面面相觑,扭过头去看四叶环。


  加时赛——四叶环这么嚎道,我们明明就快赢了。对面的那个混血的挺帅的帅哥,叫什么来着,六弥...六弥凪伸手揽住那个红色头发的,七濑陆?和泉一织忍不住多看了那个人一眼,红色头发十分张扬,看起来也格外柔顺,这让和泉一织想起路边卖的长毛兔公仔,那种灰色的,挂在书包上,头顶着一个金色的圆圈扣在拉链上,搓一搓因为手感好,所以心情都会变好的那种。七濑陆在他眼底因为Nagi的拍肩不好意思的揉揉头,指尖插入红色的发丝中再顺着手指间的缝隙溜出来。


  你在看什么呢!和泉三月凑过来,伸出手拍拍他,站队啦一织,他顿了顿,顺着和泉一织的目光看过去,然后一副很懂他弟弟的样子,了然,拍一织肩膀的手顺着肩膀滑到一织的背部,然后轻声抿着唇笑和哄孩子一样轻轻地拍了拍一织的背,好啦好啦,他说,以后还有机会,能赢回来的。


  哥...?一织皱了皱眉,也没有反抗,只是尾音被他拖了一小会,然后说,很丢脸欸,再说了,我没有在意那个啊,就是一场篮球比赛...而已啊。


  面前站着一个穿着高跟鞋,很平常的那种白领制服,黑色的马甲修饰着较好的身形,白衬衫的领子在脖子上开了个叉,和泉一织的注意力被对方吸引过去了,对方站在七个人面前端端正正地自我介绍,说是今后就是各位的经纪人了,还要请各位多多指教。和泉三月凑到他耳边说她看起来很好相处啊。和泉一织点点头,他一面听着小鸟游纺的介绍,神使鬼差地又扭过头瞥了一眼七濑陆,对方脸上挂着笑容,十分认真地注视着他们的经纪人,在经纪人闪着亮晶晶一双眼睛问到大家是刚刚认识的吗,看大家配合的真默契啊的时候还伸出手摆了摆手,说,不是,我们是刚刚认识的。


  刚刚认识的!面前的经纪人姑娘似乎有些惊讶,大家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刚刚认识的伙伴啊。和泉一织抿着唇笑了笑,被三月拿手肘撞了一下,然后听见自家哥哥说,我和一织啊,是兄弟来着的。


  真不知道哥哥是怎么每次都用这种幸福又上扬的语调介绍他们两个的,和泉一织叹了口气,然后在经纪人惊叫道啊是这样吗的时候,点了点头,一只手搭在和泉三月的肩膀上,说,他是我哥哥来着。


  是这样啊,旁边另一个男声响起,说,啊,这个身高是真的没看出来。和泉一织反手正准备摁着三月,就听矮一点的和泉三月就冲着对方嚷嚷道欸大和你是什么意思啊,来啊来打架啊。


  来就来啊?二阶堂这么说道。


  你们这样让经纪人很困扰啊。和泉一织这么说道,面前的姑娘感激性地抬头看他一眼,和泉一织伸出手,将和泉三月捞了回来,说哥哥不要生气了,对方也是开玩笑吧。


  对啊——他听见二阶堂大和这么说道,没想到三月就要上来打我,唉,这真是好令我伤心啊——




  打住。和泉一织听见七濑陆这么说道,他抬起眼,扭过头看和他坐在同一张沙发上的七濑陆,说,怎么了?


  这就是你第一次见我的印象啊,七濑陆撇撇嘴,伸手去捞桌面上的钥匙,然后将钥匙环套在手指上玩了起来,钥匙绕着他的手指哐当哐当响了起来,就是很普通的,idolish7的印象啊,然后经纪人和四叶还有你哥哥占了大部分...


  我觉得你对我应该也是这种很笼统的印象吧,毕竟才刚刚见面,最多再加上个刻薄。和泉一织抿着唇学着七濑陆的表情,歪着脑袋看着他,你待会给花浇点水。他指了指桌上的蝴蝶兰,也不知道是谁说要买花,然后把这白色的蝴蝶兰扔到一旁不闻不问。


  知道了知道了。七濑陆这么说道,然后把整个人舒舒服服又窝回沙发里,你继续说你继续说,他拿手指戳了戳和泉一织的腰,然后似乎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要不要蹭过去抱着他:我们第一次见面。


  你很烦欸。和泉一织叹了口气,明明是你叫我打住的。




  什么?还要在七个人之内进行选拔?和泉一织握住和泉三月的手臂,面前的经纪人在不停地冲他们弯腰道歉,他扭过头看见三月的表情有些僵硬,抓住兄长的手臂,对着经纪人说,没什么大事,但是我希望有件事我能明确,我可能无法将我的信任,我的名誉,一切都完完全全交到你的手上。


  你这个说的太过了啊。那顶红发又重新窜出来,伸手插在他和经纪人中间,和泉一织那时候还攒着他兄长的手,愣了一下,又听见他说,可能经纪人和公司有什么难言之隐呢,你这句话太伤人了啊。


  和泉一织看了他一会,与此同时也放开了和泉三月的手,他其实对这个不是很在乎,但是如果和泉三月在的话,那么他也会努力呆在这的。于是他呼了口气,然后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眼七濑陆,对方的发丝耀武扬威地被空气流动压下去一点,又翘了上来,七濑陆那双红色的眼睛在灯光底下格外闪亮——就像是那只长毛兔,就像是和泉三月原来挂在书包上的那只长毛兔,眼睛在灯光底下如同黑曜石般会闪光,而这个耀眼如红宝石。


  该死,更想揉一揉了。


  真可爱啊。


  他的唇不经意漏出一条隙缝,然后有一瞬间有裂开稍大的趋势,气流从嘴角徐徐泄出,然后他下一秒别过头,意识到空气有一瞬间凝固住了,将右手抬起来捂住嘴。


  糟了。说出来了。




  长毛兔?七濑陆直起身,凑到他眼前,然后说,你确定吗,就是你哥书包上挂着那个灰灰的兔子?


  很可爱啊。和泉一织别过头,任由七濑陆的呼吸打在他果露的脖颈上,他的吐息,作为回报的,也全部擦过七濑陆的耳侧,怎么了,七濑。


  叫我名字,七濑陆纠正了一下对方,但也没有太在意:没有,他摇了摇头,最终决定伸出手环抱住和泉一织的腰,把脸埋在他脖颈上,说你继续说,和泉一织点点头,说你是不是累了,你要是累了我们就先停下?


  不用。七濑陆这么说道,左手却顺着一织的腰线隔着衣服向上爬,和泉一织怕痒,嘟囔了一句你干什么,下意识就往旁边躲,七濑陆使了点力气,左手往上爬去揉和泉一织的黑发,说,你的头发才像灰色的兔子吧,就是真的黑色的。


  我可是有好好打理的。和泉一织这么说道。


  还没等七濑陆反应过来一织再一次在别的地方嘲讽了他一下,和泉一织扭过头任由七濑陆在他的头发上肆意作乱,朦胧中他透过自己被揉乱的发丝,天旋地转中只盯着那双发亮的红色眼睛不放了。


  他当初也是这样的,但他没有告诉七濑陆。




  兄弟都是这样的吗。那时候他站在七濑陆面前,看着七濑陆对他这么说道,对方的眼睛里好像有什么,引着他再往近,再看一眼,再近一点,再近一点。但是和泉一织制止住了,他拿眼睛扫过七濑陆一眼,然后说,我们家是这个样子的,大部分兄弟应该也是这个样子的吧。


  七濑陆抬起头,说,我觉得也是。他们两个靠在公司走廊的墙上,再往里一点是嘈杂——因为经纪人帮他们大家争取到了机会,剩余的团员们在里面定夺团名。和泉一织盯着七濑陆的刘海落下来,七濑陆低着头,只有那双眼睛在他的刘海中,被红色刘海遮住时唯一一抹亮色,而他那一瞬间想走过去,有一种给七濑陆他自己的肩膀,或者是最简单的,手,的冲动。


  就像是不自觉地给七濑陆打气——如同经纪人说的那样,七濑陆生来就带着这样的光辉,更专业一点也许叫“能力”——或者是想帮助七濑陆和七濑一起扛过一段艰苦岁月年华。


  他想向七濑陆伸出手。


  和泉一织自己都被自己的想法惊住了,他冲着空气和七濑陆眨了眨眼,一口凉气被他吞入喉中,然后七濑陆抬起头,那双眼睛对上和泉一织的黑色眼睛,干净的如同刚刚从一段不是很美好的回忆里,或者是一片肮脏的沼泽里脱身。


  里屋发出一声欢呼。七濑陆朝那边看了看,扭过头看着和泉一织,说,那我们也过去吧。


  那天是Idolish7正式诞生的第一天,和泉一织站在门口,剩余的人在里头欢呼,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就在十几分钟前他几乎要去握住七濑陆的手,他有这股冲动,想成为他的伙伴,然后和泉三月笑着和二阶堂互打嘴炮的时候瞥到了他一眼,飞奔过来扑到和泉一织的身上,大叫着阿啊我们要出道了。


  和泉一织拍了拍他哥哥的背。


  这些七濑陆是不会知道的。




<第一次见面> 完。


全文未完待续。




PS:tag是这么打吗..

评论
热度 ( 27 )
  1. 兔子AstraysR 转载了此文字
    自己给自己转个载吧不在主播做目录了。这个就放在那边更新好了

© 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